top of page

東非 — 向嚮導致敬

已更新:2023年5月9日


圖/文 蘇毅雄(生態協會)


無論曾否親身到訪過東非的自然保護區,籍著優質的生態記錄片,廣泛流傳的雜誌書籍和互聯網資訊,以及口耳相傳的旅遊事跡,人們對於東非稀樹草原(Savannah)的野生動物都應該印象深刻。成千上萬角馬渡河的動人一刻,獵豹追捕羚羊的驚險情況,或是大象哺育的溫馨場面,我們應該不會陌生。然而大自然萬物相生相克,互惠互利的奇妙之處,大地任我行的瀟灑浪漫,極目穹蒼天下小的豪情壯意,則非要親自感受不可。難怪旅遊專輯常常説,東非的稀樹草原是人生必到的地方之一。


2001年我第一次踏足位於東非的肯亞,當年因為工作關係,只能在一些保護區及景點作短暫停留,但己令我對這個野生動物王國留下了極深刻印象。當年我暗暗對自己許下承諾,將來一定要安排更充足的時間,好好考察這個奇妙的國度。


在2012年開始至今,除了疫情期間的幾年之外,我有幸可以每年帶領多個團隊到訪非洲大陸,進行自然觀察及拍攝。由於求學時期主修生態學,亦長期從事與自然保護及環境管理有關的工作,所以當有機會親臨肯亞大草原及當中的自然保護區,用第一身的觀察來印證以往在書本或記錄片所載的各種理論,讓我可以充分體會「既讀萬卷書,又行萬里路」的意義。每一趟的旅行,都對人生有更深度的啓發。

稀樹草原之上,每一天都充滿驚喜。



與鄰國坦桑尼亞接壤的馬賽馬拉地區(Masai Mara),一望無際的大地之上,露水沾濕了鞋頭,清晨時份的寒意讓人忘記自己正身處赤道地區。明亮的金星高掛在東方的天空,與雲端之間的紅霞相映成趣。日出的一刻,旭日金光照耀大地,不但驅走了寒意,也令四周變得生氣盎然。遙遠的地平線上,斑馬正悠然自得地吃著嫩草,似乎無視正在找尋灌叢作日間小休的獅子群。這邊廂長頸鹿在金合歡(Acasia)那佈滿長刺的枝條之中採食綠葉,草原另一邊的角馬早己列隊點名,整裝待發,為即將要橫渡凶險的馬拉河作最後準備。稀樹草原的清晨,充滿生氣。能夠在這個適當的時候處身於適當的地點,原於行程的事前預備,以及在現場與嚮導的緊密溝通。


隨著攝影器材的更新以及資訊科技的發展,加上旅遊配套的升級,現在到非洲考察,與十九世紀探險家勞師動眾,冒著生命危險,千辛萬苦深入蠻荒蒐羅奇珍的時代,當然不可以同日而語。然而不論科技有多進步,人們出發前有多好的預備,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之上,十九世紀的探險家與二十一世紀自然愛好者同樣需要依靠嚮導的協助,而使用越野車進行考察,更有賴嚮導的人車合一。


東非稀樹草原之行我所欣賞的不只是大自然所呈現的真與美,同行嚮導的專業水平更讓大家印象深刻。在稀樹草原考察時,嚮導們展現出高超的駕駛技術以及驚人的導航能力。每次當回頭看著泥濘的沼澤地或佈滿碎石的河谷時,我都不禁讚嘆在他們的專業操控之下,越野車所發揮出的真正性能。



每當日落西山時,嚮導們可以準確無誤地,各自從分散地方返回同一個會合點,令團隊可以一同欣賞美麗的晚霞。更令人嘖嘖稱奇的是當入夜期間在灌叢間穿梭時,沒有地標或導航儀器協助,只靠車燈有限度的照明,或許加上頭上星空的指示,大伙兒可以由無邊無際的草原準時返回營地。


在崎嶇不平的地域駕駛及導航的技術己令人佩服,嚮導們更可以在操控方向盤及離合器的同時,一邊以鷹一般的眼光掃描地平線,搜尋每一片灌叢,發現旅客即使用了望遠鏡後仍然無法看清的野生動物。只有長時間生活在野外,以萬物平等的身份看待大自然的人才可以擁有這種非凡的觀察力。


令我更敬佩的是嚮導們對大自然的熱愛,以及時常保持一顆好奇的心。遊人讚嘆的雄獅出巡、花豹現身,驚心動魄的角馬渡河、鱷魚獵殺,或讓人會心微笑的河馬出浴、象群漫步等,在嚮導的日常工作之中雖然不一定每日都遇到,但亦應該不是新鮮事物。然而每當發現野生動物,或觀察到特別的舉動行為時,我皆留意到嚮導們發自內心的興奮,這種喜悅遠遠超越了為客人完成任務的釋放感。如果只單純為了完成工作向客戶交待,那麼嚮導臉上流露出的將不會是對大自然欣賞敬佩的眼神,而是獵人追捕獵物時的貪婪目光。

嚮導們具備的不只是生態知識,更重要的是他們能夠運用這些知識,盡心盡力的為同行者成就畢生難忘的旅程。他們不僅是旅客的嚮導,也是稱職的自然科學老師,更是人與自然之間的親善大使。

東非的旅遊旺季是每年的七月至十月,全球各地的遊人雲集到來這片充滿傳奇的土地,希望可以一睹地球上數量最龐大的哺乳類動物大遷徙,以及見證大地舞台上所上演的一幕幕生態奇觀。在這段期間,嚮導們日以繼夜的帶領不同的旅客,由清晨到深夜,這項任務,只有無比敬業及對自然生態有高度熱忱的人員才可以勝任。

以往深入蠻荒的探險家送回老家的是一張一張的獸皮,一副一副的標本。探險家們在自然科學的發展之中名垂青史,但協助完成壯舉的眾多後勤人員,卻鮮有受到重視。現代攝影師歷非洲,帶回來的是廣受稱讚的攝影作品,有的甚至在國際賽事上屢獲殊榮。然而當獲眾人加許的時候,攝影師千萬別忘記作品背後,有著許多幕後英雄的支持及幫助。

我在Masai Mara的考察皆是由馬賽族的嚮導協助,與族人及保護區管理單位合作無間。工作期間,本人更有幸獲馬賽族人賜予馬賽族的名字「Mepukori」,意思是「大方及友善的人」。我認為,「大方友善」的讚譽,應該屬於工作團隊中每一位無私分享的嚮導及後勤人員。

十分感激馬賽族及嚮導們的招待及協助,令團隊每一次到訪都有一個充實的學習之旅。在離開馬賽馬拉之際,我再次暗暗的對自己許下承諾,將來一定會再回到這個奇妙的國度,重訪大地上的野生動物,並與馬賽族的朋友重聚。

希望下一次,有你們同行。

Comments


bottom of page